3、2018年,天津开发区共引进投资方来自北京的企业453家,认缴注册资金合计约597亿元,占该年全部招商项目总数的40.2%。

想要“灾后重建”和防范风险要求的是“不作为”,让时间来消化资本市场高估值,但是想要资本市场的长期良性发展,就必须改革,但改革势必影响到存量,极有可能形成风险。更何况刘士余任期内,金融去杠杆、经济周期朝下、中美贸易战愈演愈烈和民营经济遭遇退场论接连发生,外部环境的复杂性势必传导到资本市场,普通股民不会去探究复杂性,而刘士余和他影响到存量的改革政策却非常容易成为“背锅侠”。